咨询热线:021-59552783

【母亲节】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

《人民的名义》自播出以来,收视率一路高歌猛进。作为普通民众之一的我,也在空闲时间开始了追剧。昨天放完郑西坡为沙瑞金、李达康一行朗诵《母亲的专列》后,心中也有了一些小感触。

就在前段时间,利用年假,回了一趟老家,与母亲大人一起度过了她50岁的生日。这些思绪又被这首诗给带了回去,带到了遥远的地方。

心中回想起小弟学习走路、吃饭的情景,正如唐代诗人司空图在《步虚》中描述的一样:“阿母亲教学步虚,三元长遣下蓬壶。云韶韵俗停瑶瑟,鸾鹤飞低拂宝炉”。母亲用她这世间最好的声音教会了我们走路和基本礼仪,一直都是我们人生的第一位老师。家中兄弟姐妹有三人,虽母亲一直都身体欠佳,却一直为我们奔波操劳,不辞辛苦。

最后一次离家时,母亲、父亲以及妹妹一起送到了火车站,这是母亲第一次送我送到这么远,甚至是恨不得买一张车票与我同往。在这次计划回家前好久,母亲就问我有什么想吃的,或者有什么东西可以带走的,好提前给我备好。就在回家前几天,即使母亲又病倒了,但等我回到家,都是些自己爱吃的菜肴,整理得干干净净的床铺。让我不禁想起了蒋士铨的《岁末到家》:“爱子心无尽,归家喜及辰。寒衣针线密,家信墨痕新。见面怜清瘦,呼儿问苦辛。低徊愧人子,不敢叹风尘。”

孟郊的《游子吟》再次告诉我深挚的母爱,无时无刻不在沐浴着我们。然而对于我这样的常年颠沛流离、居无定所的游子来说,最值得回忆的,莫过于与家人团聚与分离的时刻了。“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。临行密密缝,意恐迟迟归。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。”

当最后再看到陈去疾的《西上辞母坟》时:“高盖山头日影微,黄昏独立宿禽稀。林间滴酒空垂泪,不见丁宁嘱早归。”心中更是五味杂陈,不禁潸然泪下,母亲,是我们在这个世界上最亲近的人,诗中的她却已然深眠山头黄土中,黄昏时分禽鸟稀少,夕阳西垂,诗人独自在母亲坟前垂泪饮酒,却再也没有人叮咛早点回家。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养而亲不待。

是的,工作的忙碌,生活的艰辛,太多现实的无奈让我们不能常回家看看年迈的父母,但我们可以多给他们打打电话,向他们表达我们内心的爱。祝天下所有的母亲节日快乐!

 

母亲的专列

丁可

 

这是您惟一的一次乘车

母亲 您躺在车肚子里

像一根火柴那样安详

一生走在地上的母亲

一生背着岁月挪动的母亲

第一次乘车旅行

第一次享受软卧

平静地躺着 像一根火柴

只不过火柴头黑

你的头白

这是您的第一次远行啊

就像没出过远门的粮食

往常去磨房变成面粉时

才能乘上 您拉动的

那辆老平车专列

我和姐姐弟弟妹妹

陪伴着您

窗外的风景一一闪过

母亲 您怎么不抬头看看

只像一根躺着的火柴

终点站到了

车外是高高的烟

 

分享到:
点击次数:  更新时间:2017-05-14 16:20:59  【打印此页】  【关闭
上一条:没有了  下一条:人生